瑜伽师地论

瑜伽师地论简介

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(1)

 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(1)

  本地分中意地第二之二

  酉二、一切种子识(分三科)戌一、种类分别(分五科)

  亥一、明具阙(分二科)天一、具一切种

  复次,此一切种子识,若般涅槃法者,一切种子皆悉具足。

  前边是解释「和合」、「依托」,解释这个「和合」、「依托」。这个解释,就是解「识缘名色、名色缘识」这两句话;前面这一段。

  这以下是第二科,解释「一切种子识」。识里边的种子究竟是怎么回事?解释这个道理。这里分三科:第一科,是「种类分别」。种子识──这识里边的一切种子也是有类别的,并不就是这么一句话就能明白了,要详细的说一说,这一科里边分成五段。第一段,是「明俱阙」。

  「复次此一切种子识」,每一个众生都有这一切种子识的,很多无量无边的种子依止在识里边,以识为一切种子的依止处,一切众生都有这一种识;但是还是有差别,什么差别呢?

  「若般涅槃法者」,这个「般」当个「入」字讲,中国话是个入,要能入涅槃。若这一个众生他有能力能够入于第一义谛的涅槃,他有这种功能的。「一切种子皆悉具足」,那么这个人他是有漏的种子具足、无漏的种子也具足。有漏的种子也随逐这个识、依止这个识;无漏的种子也依附这个识里面,一切种子都具足的。这样子,这个众生他才有希望能灭除去一切烦恼、灭除一切的苦恼,一切的烦恼能消除,也能灭除一切的痛苦得大安乐的。就是『诸行无常是寂灭法,彼寂灭故寂静为乐』,通常的旧的翻译是『诸行无常是生灭法,生灭灭已寂灭为乐』,寂灭为乐。那么这个众生是「一切种子皆悉具足」的。

  天二、阙菩提种

  不般涅槃法者,便阙三种菩提种子。

  「不般涅槃法者」,有的众生他也有一切种子识,但是不能够入于涅槃,他没有入涅槃的法,就是没有这种功德,没有这个种子。「便阙三种菩提种子」,他就缺少了三种菩提种子:声闻菩提、缘觉菩提、佛菩提就是大菩提,这三种菩提的种子,他没有,就是阙。前面是「若般涅槃法者,一切种子皆悉具足」,是「具」;这一句话是「阙」,「具阙」,所以这一段是「明具阙」。「便阙三种菩提种子」,要是缺少了的话那就不行了,他就是不能够;就是永久的在生死里流转了。

  那这句话来说,我看是凡是信佛的人都是具足菩提种子的;不信佛的众生,有可能是,有可能也有,也有没有的了;信佛的人都是有的,所以我们信佛的人可以放心这件事。

  亥二、明随逐(分二科)天一、略标

  随所生处自体之中,余体种子皆悉随逐。

  前边是说「具阙」,这是第一科,是「俱阙」。第二科,「明随逐」,这说具足了一切种子,那么在生死里面流转的时候,这个情况是什么样子的呢?说这个意思,叫「随逐」。第一科,是「略标」。

  「随所生处自体之中」,随这一个有情,他的业力使令他到一个地方去得果报,「随所生处」。「自体之中」,他得到的那个生命体,也就是异熟所摄的阿赖耶识。「余体种子皆悉随逐」,其余的这个生命体的种子也都是随着来了,这就是所谓的带业了,带种子,这种子总是带来带去的,不会与识分离的,这样意思。这是「略标」,底下「别显」。

  天二、别显(分三科)地一、于欲界

  是故欲界自体中,亦有色、无色界一切种子。

  这底下「别显」,各别的显示,分三科。第一科,是「于欲界」。

  所以欲界的众生的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,这五个自体中,「亦有色、无色界一切」的「种子」。所以欲界的众生如果是人,他可能会修四禅、修四空定会成功了,那么他就死亡以后,就会生到色界天、生到无色界天去。当然这种种子,譬如说欲界人天的种子、三恶道的这种种子、或者是欲界天的种子,这是散乱的事情,那无始劫来多数是很多还没有受果报的这些事情,那么这个是众生日常生活里边常常经验的事情。但是若色界天、无色界天的禅定的功德,在他的阿赖耶识里面是有,可是你要使令它能够现行,还要再努力,你要再修行,加强你原来具足的种子的力量,你成功了,你才能够升到色界天、升到无色界天去;这个和散乱心所栽培、所创造的罪业、福业有多少不同的。有的人修学禅定容易一点,有人修难一点;难,也并不表示他不成功,不是,你努力,也还是可以成功的。这里这个用意,只是说具足这种种子的这个意思。具足这种子,所以你若修行就能成功。所以欲界自体中,亦有色、无色界一切的种子。

  地二、于色界

  如是色界自体中,亦有欲、无色界一切种子。

  这个「色界」。这样子欲界是这样子,色界也是,所以叫「如是」。「色界」天的众生,他的这个阿赖耶识里面,「自体中」。「亦有欲」界、「无色界」的「一切种子」,所以色界天的众生死掉了,有可能又是来到欲界来了;也有的跑到无色界天上去了;所以这个但是也要修行。色界天的人,他要再修四空定,他若是色界天的果报死了,才能生到无色界天去。若是来到人间呢?色界天的众生死掉了,寿命尽了,又跑到人间来、跑到三恶道去,那是他过去生中造的业力,不是在色界天的时候他会作五逆十恶,不会的,没有这种事情;所以还是有点差别,这是说色界。

  地三、于无色界

  无色界自体中,亦有欲、色界一切种子。

  这个「无色界」天的众生,他的阿赖耶识里面也有欲界的种子,也有色界天的一切种子。所以无色界天的人死掉了,他也可能来到欲界,也可能是到了色界,是这样子。这表示这个种子一直是在阿赖耶识里面都是具足的,这个意思。

  亥三、明和合(分二科)天一、出增长

  又羯罗蓝渐增长时,名之与色,平等增长,俱渐广大。如是增长乃至依止圆满。

  这底下是第三「明和合」。前面第一段「明俱阙」,第二段「明随逐」,现在第三段「明和合」。「和合」,第一段叫「出增长」。

  「又羯罗蓝渐增长时」,这个羯罗蓝、这个杂秽的这一段东西,他在母胎中逐渐地增长的时候。增长的时候这个情形,「名之与色,平等增长」。这个「名」,就是受、想、行、识,和那个「色」:杂秽的物质。「平等增长」,一样的,彼此是一样的在增长,这个色渐渐的增长。「俱渐广大」,都是俱渐、渐渐的广大起来。这里面这个色增长,这是很明显的事情;但是「名」怎么增长呢?这受、想、行、识怎么增长呢?我这么想,就是在母胎中的时候,那个有情他也不知道是住母胎,他在他的住处:或者是在芦苇中、丛林中、或者在宫殿中,他的心也不闲着的,也是一直的妄想,所以那也就是增长的意思,可以这么说,所以「俱渐广大」。

  「如是增长乃至依止圆满」,就是这样子去增长,就是不断的增长,乃至到最后依止圆满,圆满的诸根,净色根与扶根尘都圆满了,一直到这个程度,这叫做增长。这叫做标示出来、是表示出来他的增长的情况。这个是说个大概,下面有详细的,还有一段一段的说明了。

  天二、辨所由

  应知此中由地界故,依止造色渐渐增广。由水界故,摄持不散。由火界故,成熟坚硬。由无润故、由风界故,分别肢节各安其所。

  这底下第二段是「辨所由」,说明增长的缘由,为什么他能增长呢?增长是怎么情形呢?说出来。

  应该知道此中增长是这样的:「由地界故,依止造色渐渐增广」。这个「地界」就是地的大种;这个「造色」,是地、水、火、风。地、水、火、风这个造色,是因为地界的力量,使令这个造色渐渐的增广,渐渐的就是广大了,由微小而逐渐地广大,这是这样意思。「由地界故,依止造色渐渐广大」。这个造色,在这儿看:这个地界依止造色,而造色又是由地界成就的,由地界故而造色渐渐增广;这是一个增长的相貌。

  「由水界故,摄持不散」,因为有水界的关系,这个地、水、火、风就是彼此能摄持而不分散,能联合在一起而不分散,水有这种联合的力量,把它和合起来;若分散,这个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就不能成就了,就是因为有水的关系,它能够组合起来。

  「由火界故,成熟坚硬」,由于有火大种,所以地、水、火、风的成熟,它是坚硬的,它就不会流散了;若完全是水这不行了。

  「由无润故,由风界故,分别肢节各安其所」。「由无润故」,就是这个水大,它也是适可而止,也可以这么说,就是这么多就是好了,不能够太多。他能摄持不散,也是一部分的摄持不散,并不是完全摄持不散。譬如说两个手指头可以分开;你两条腿,这个腿也可以分开活动;若完全是联合在一起,这就不行了,这身体就是不对了。所以「由无润故,由风界故」,由这个动力的关系,「分别肢节各安其所」,所以这个肢节可以分别开,各式各样的肢节分开。「各安其所」,每一部分的肢节都能安在他那个适当的地方。所以这是「由无润故,由风界故」,就会增长成这样子。所谓「增长广大」就是这样意思,这是解释这个道理。

  亥四、明习气(分三科)天一、名言习气

  又一切种子识,于生自体虽有净不净业因,然唯乐着戏论为最胜因。

  这是第四段,「明习气」。这个第一段是「明具阙」,第二段「明随逐」,第三段「明和合」。现在第四段「明习气」:一切种子识习这个气的相貌。就是在这个自体中、在这个生命体里面的三种习气的相貌。

  「又一切种子识,于生自体」,这个一切种子识,它对于所得到的果报体里面,他们的关系是什么样子的呢?这里分三类。第一个说这个「名言习气」。

  「虽有净不净业因」,我们这个生命体,这个生命体的出现,当然要有净不净业的力量,要有业力的力量。业,就是有支种子,那个《摄大乘论》里面说的有支种子就是业力。或者是净业、或者是不净业,它能够引你、牵引你到人间来;或者牵引你到天上去;或者牵引你到地狱去,它有这个力量的。所以,我们这个果报体,虽然是有净不净业的力量使令你去得果报才能得果报;「然唯乐着戏论为最胜因」,可是这个乐着戏论的名言种子,他才是最强大的力量得这个果报的;亲生,它亲能够生此果报的。你譬如说是我们在田里面种麦,麦的种子放在土里面,当然有这个种子,还要有土、还要有水、要有阳光、也要有风,这样子这个麦的种就生芽,慢慢就是茎、梗、枝、叶……就出来果了。除了种子以外,其余的水、土、阳光、或者是风,他们对于种的生芽,都有强大的、帮助的力量的,都是有;但是如果没有种子是不行的,芽对种子来说,这个种子他的关系太密切了。所以说这个业──净不净业,能使令众生得果报;但是得果报的力量最大的是名言种子,因为名言种子它亲能生出来果报的。譬如说是我们这个识,这个眼识,是由什么东西生出来的?由眼识的种子──就是名言种子,名言种子生出眼识来;可是没有眼根是不行,没有眼根,眼识也不行;但是你若是观察它的力量来说,眼识的种子生出眼识,他们的关系是很强大的,所以就说是名言种子对于得果报体是为最胜因,是这样意思。譬如说这个眼根很正常、很健康;但是若是没有种子,眼识没有办法生起,不行的。但是没有眼根,眼识也是不行,也是不可以生起。可是说起来他们不同类,眼识和眼根还是不同类。眼根是物质的东西,若是眼识和眼识种子,那他们的关系很密切的,所以说名言种子是为最胜因,是这样意思。



发表评论:

«   2019年9月   »
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
控制面板
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  查看权限
网站分类
搜索
最新留言
    文章归档
    网站收藏
      友情链接
      • RainbowSoft Studio Z-Blog
      •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聚合

      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      《瑜伽师地论》(梵文:yogācāra-bhūmi-āstra),一百卷,弥勒菩萨说,唐玄奘译,又称《瑜伽论》、《十七地论》,为印度佛教瑜伽行唯识学派及中国法相宗的根本论书,亦是玄奘西行取经法之最大原因。瑜伽师地,意即瑜伽师修行所要经历的境界(十七地),故亦称《十七地论》。相传为弥勒菩萨口述,无著记录。为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和中国法相宗的根本论书。汉传佛教以此经为弥勒所造慈氏五经之一,藏传佛教传统上认定此论的作者为无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