瑜伽师地论

瑜伽师地论简介

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一(8)

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一(8)

  卯二、依得二智辨(分二科)  辰一、法住智

  或法住智,如实了知诸所知事。

  这个「意地」里面也是分五科。自性、所依、所缘、助伴、作业。现在的文是最后一科「作业」。作业分二科,第一科「约通相辨」,其实也就是总说的,说它有了知,说他能发业,说他能取善、恶果。第二科是「约最胜辨」,就是「意地」里边它最殊胜的功能,从这一方面来说明它,是不同于前五识的。「约最胜辨」里边,第一科是「标列」;第二科是「随释」,解释这一科一共有十五科,分十五段。第一段是「分别所缘」这一科讲完了。现在是「审虑所缘」,这一科里面分四科。第一科是「征」。第二科是「列」。第三是「释」。这个第三「释」里边,第一科是解释「如理所引」,一共是分三科。第一科「如理所引」,「如理所引」里面又分成二科。第一科「依离诸见辨」,这是上次讲完了。现在是第二科「依得二智辨」,就是「法住智;善清净出世间智」,根据这二种智慧来说明这个「意地」的作用,也就是修行的事情,是第六识的作用,当然同阿赖耶识也欢喜。

  「或法住智,如实了知诸所知事」,前面是远离一切见,从这方面来说明「意地」的作用;或者从另一方面来说,为什么他能够不增益、不损减,得到佛法的正知正见呢?他就是因为学习佛法了。这个「法住智」,就是学习了佛法,而成就了一种智慧;从经、律、论的学习上你得到了智慧,而这个智慧是很坚定的,不是轻易的会动摇,所以叫做「住」,「法住智」。而这「法住智」呢?也就是通达一切法的缘起的道理的智慧,这样的智慧叫「法住智」。这底下有解释,什么叫做「法住智」呢?

  「如实了知诸所知事」,如一切法的真实相而了知它,了知到所知道的事情。这里说「如实了知」这句话,不是指圣人的智慧说的;下面「善清净出世间智」,那是圣人的智慧。这里说「法住智」,还是在凡夫的时候,是世。在凡夫的时候这智慧还是世间智;但是他是从佛法中的经、律、论得到的智慧,也就是佛、菩萨、阿罗汉,随顺我们的程度,随顺佛法的真理而施设出来的名言,施设出来种种的名,由这种种名句文所表达的佛法,你按照这样名句文所诠的义,去正确的了知,叫「如实了知」,这叫做「如实了知」。他的范围是这样子的。

  「如实了知诸所知事」,所知道的事情。「诸所知事」,当然就是一切的染缘起、一切清净的缘起、及一切的事情。但是在本论里边下文,也有指出来都是什么事,就是我们一般平常所学习的这个五停心观:『多贪众生,不净观;多瞋众生,慈悲观;愚痴众生,因缘观』,就是这些『散乱众生,数息观』。另外『我慢众生,界分别观』;或者说是『多障众生,念佛观』,那么这就是「所知事」。或者是蕴、界、处,五蕴、十八界、十二处、乃至苦、集、灭、道的四谛、十二因缘、十二缘起,这一切的一切的事,那么这都叫做「所知事」。这也是包括了一切的染缘起、净缘起,乃至到修行的这个法门都在内了,那么这样的「如实了知诸所知事」的「法住智」,这也是「意地」才能成就的,这个意才能成就的。

  辰二、出世智

  或善清净出世间智,如实觉知所知诸法。

  前面说这个「法住智」,是要依据名句文表达的佛法,从这方面去学习而成就的智慧。这个「善清出世间智」,就是以「法住智」为基础,进一步的去修行了,修行有成就了,这时候得到「善清净出世间智」。这个《披寻记》解释的很好,就是初得圣道的时候,得初果、得二果、得三果,是清净的「出世间智」;若得阿罗汉果,是「善清净出世间智」。就加个「善」。若是初得无生法忍呢?那也叫做「清净出世间智」;等到向上进步,乃至到第十地,那是「善清净出世间智」,当然佛是最圆满的。你成就了「出世间智」,超越世间名言戏论的智慧;他能够「如实觉知所知诸法」,就是能够证悟清净法性的境界,达到这个程度,「如实觉知」;和前面那个「如实了知」还不同。那个「如实了知」要依据名句文;这里这个「如实觉知」得无分别智了,圣人的智慧了,能如实觉知诸法,这叫做「善清净出世间智」。

  这个「出」,是超越的意思。「世间」呢?就是一切虚伪、一切虚妄、一切不真实、一切戏论的,无常可破坏的,这都是「世间」。现在超越了这些世间的戏论,达到无分别圣人,圆满的圣境,这样的智慧,叫做「如实觉知所知诸法」。成就这样的智慧,这也是「意地」的功能,所以叫做「约最胜辨」,它有这种殊胜的功能。

  寅二、结

  如是名为如理所引。

  这一个是第二科是「结」,结束,结束这一段。这个「如理所引」,先解释怎么叫做「如理所引」,现在这里把它结束了一下。

  丑二、不如理所引

  与此相违,当知不如理所引。

  这个这一段「约最胜辨」,解释这个「如理」、「审虑所缘」,这一科一共是分三段。「如理所引」是第一段。现在是第二段「与此相违」,与上面相违的,上面解释「如理所引」。与「如理所引」相违反的,「当知不如理所引」,那就是不如于理的分别心,所引出来的问题,那就是叫做「不如理所引」。那么这个「如理所引」呢?就是不增益、也不损减,而能成就「法住智;清净」的「出世间智」,这叫做「如理所引」。与如理所引相违反,就是它增益了,增益、损减而不成就「法住智;清净」的「出世间智」,那么就叫做「不如理所引」。不如于佛说的正法,那么所引起一切虚妄分别,这些事情也是第六意识的,也是第六意识的事情,也是它的功能,这是第二段。

  丑三、非如理非不如理所引

  非如理非不如理所引者:谓依无记慧,审察诸法。

  这是第三段,这个「审虑所缘」就是这么三科。这第三个「非如理」所引、「非不如理所引」的是什么呢?「谓依无记慧,审察诸法」;前面是有记;「非如理所引」,就是染污。前面「如理所引」,就是属于善清净的。这里也不是清净、也不是染污的,是「无记慧」,不能说它是善、是染污的,属于这一方面的智慧。前面说到这个威仪路、还有工巧处、还有这个变化的事情,那就是属于无记的,属于无记。由于无记的心理发动出来的活动,发动出来的活动;但是它也有所觉知,它也是有所觉知的,也是一种智慧。譬如说工巧明,工巧的智慧,也不简单的事情。所以以这样的智慧去审察一切法,而有所作为、有所成就的,这一方面就叫做「非如理非不如理所引」,这属于这一部分的。

  子四、结

  如是名为审虑所缘。

  这「审虑所缘」一共是分四科。第一科是「问」,第二科是「列」,第三科是「释」。现在是第四科「如是名为审虑所缘」,就是结束了这一段,这一段的文。这个「审虑所缘」这一科解释完了。

  癸三、醉

  云何醉?谓由依止性羸劣故、 或不习饮故、或极数饮故、或过量饮故、便致醉乱。

  这是第三科。一个「分别所缘、审虑所缘」前面二科解释完了;现在第三科,一共十五科。现在第三科是「醉」。这个「醉」,是我们习惯上的用法就是饮酒,你喝醉酒了,也是「醉」。这个「醉」是什么原因呢?「谓由依性羸劣故」,就是我们所依止的,依止的是什么呢?就是这个身体,身体当然有生理的组织、也有精神性的组织,那么这个依止性的东西「羸劣」了,羸弱了,没有力量了。「羸」,是力量少了。就是这个「羸劣」,在我们中医来,中医我们叫汉医来说,就是气、血两个虚,虚的太过头了,叫「羸劣」。但是这个《披寻记》上的解释呢?是指意根说的,是意根羸劣了。这个话是《披寻记》这么解释,实在是《瑜伽师地论》本身有这种解释,有这种解释。但是这件事说意根是羸劣了,这件事需要再深入去思惟、思惟的。

  但是我在想这件事,也应该包括生理上的羸劣在内的。这个南传佛教翻译这个意根,是翻个什么呢?就是翻个「脑」。我们看那个《阿毗达磨摄义论》,也叫《摄阿毗达磨义论》这个书上。这是南传的,现在的南传佛教的书翻成了汉文。但我在这个法舫法师的文章上看见一篇,他有说法。我们读这个《成唯识论》的时候,说上座部说这个意根,就是胸中物。胸中物,就是心脏,翻译翻成为心脏,这我们一般说肉团心,这叫意根,说上座部这样。而这个法舫法师说:这古人翻的不对,翻个胸中物,翻个心脏不对,应该翻作「脑」。所以现在这个近代的,像《清净道论》的翻译者就是叶均这位居士,他原来是个法师,是太虚大师派他到锡兰去留学的一位法师,他也是翻个「脑」。说上座部佛教,就是现在的南传的小乘佛教,翻这个意根就是「脑」。

  这样子我们说读这个《俱舍论》。《俱舍论》是说一切有部,说一切有部,它是南传佛教说是上座部是根本说,实在是铜鍱部;北传的说一切有部这个《俱舍论》,这个世亲菩萨的《俱舍论》,他说这个意根就是等无间灭意根。前一念意识灭了叫做意,后一剎那的识才能生起;所以前一剎那识灭去了,叫做意,这么解释。那么这样说,就是没有同时的意根,如果翻个「脑」的话呢?那就是同时的意根,就是和第六意识同时的。

  譬如说眼根同眼识是同时的,所以叫俱有依。若说第六意识的,第六意识的根,以「脑」为它的根,那也是同时的,也可以名之为俱有依了,就不是前后的。剎那间灭掉了的识,便叫做意,那就是前后的了;若说「脑」是意根,就是同时的了。

  那么在小乘经论上也常提到一句话,叫『识缘名色,名色缘识』,也就是佛说的,佛在《阿含经》那样说。这样说『识缘名色』:这个『识』是心法;『名』也是心法。『名』是什么呢?就是五蕴里面的受、想、行、识,叫做『名』;但是另外又有一个『识』,还有一个『色』。『识缘名色,名色缘识』,这可见佛法的确还是说到这个『色』。人的这个生命体的组成,不就是心,还要有色。

  那么《俱舍论》上也提到『根明利故,识亦明利』;而《瑜伽师地论》也说到这里。这可见这个『根』,那么这个说,和这个『识缘名色,名色缘识』配合起来说,那么这个『根』就有「脑」的意思在里边,应该是这样的意思。而在这个《法华经》的〈譬喻品〉说到这个殿堂,这个〈譬喻品〉这个火宅,说这个大房子里面的这个殿堂,这个堂,就譬喻人的头,就譬喻人的头,这里面有什么意思呢?就有「脑」的意思啊!

  我们事实上在日常生活里边,你也常常静坐你就会想到这里,这个明了性主要的部份在那里?是在头,而不是在觉。虽然是这个觉,这个觉知性是遍于全身的,但是你自已想想,你的明了心在那里呢?是在头部。所以说「脑」,是意根。这个南传上座部,铜鍱部说脑是意根,不能说完全是不对。

  但是现在我们学习这个《瑜伽师地论》,当然它也是非常圆满,它也是包括脑在内。可是在下文,下边的文上,的确是说似乎是包括了,主要是说心法。「由依止性羸劣故」,只是心法说的。至于心法说,而这个前面说「异熟识」这句话,我们说这句话,这个「异熟识」,唯识的经论常是有这句话「异熟识」,而这个识,旧的翻译,异熟就是果报,就是果报。新的翻译,翻个异熟。这个识,是果报识,是果报。这样说它也有因,果前面有因,由因而得果,就是这个识,就是由因而得到的识。由因得到的识,那和下面的文的道理可也是相合的。我们等到「狂」那个地方再说,再解释。

  说「由依止性羸劣故」,就是所依止的,这个意识所依止那一部份「羸劣」了、不强壮,特别的虚,所以就容易「醉」。而这个「依止性羸劣」了,那么这个人你想要读书,你想要做事,你想要发生什么作为,都有困难,都是有困难的。那这样说是人的脑有问题,那当然也是做事情也有困难,你读书也是不行,就是修行也是有困难,也是能说得过去。「或不习饮故」,或者说是这个人说是喝酒醉了,他不习惯饮酒,他若一饮酒,他就受不了,他就这样。

  「或极数饮故」,或者他「极数饮故」,就是数数的饮,不断的饮酒,这个饮酒这件事,连续的饮,饮到最高了。「极」,就是你要连续饮它三杯、四杯,或者他就是无穷尽的饮下去了,那当然是醉了。「或过量饮故」,这个是说你本来是喝五杯就可以了,你喝六柸「过量」了,「过量」也就是醉了。「便致醉乱」,那么这个人就失掉了正常了,他就会乱了,就是不知道好坏了,那么这就叫做「醉」。这件事也指第六识说,而不指前五识说的。

  癸四、狂

  云何狂?谓由先业所引,或由诸界错乱,或由惊怖失志,或由打触末摩,或由鬼魅所著,而发癫狂。

  那么这是第四科。怎么叫做「狂」呢?这个「狂」是什么意思呢?这个「狂」,就当乱字讲,就是乱了,没有秩序了,他失掉了念,失掉了念力了,明记不忘的念没有了。若说一般说就是神经病,这里就指这个神经病说。但是说是乱了,就是没有正念了,那也包括一般说失忆症,也应该包括在内了。说是人得了神经病,神经错乱了,什么原因会这样子呢?「谓由先业所引」,是因为过去生中,过去生中你造了一些罪业,由那个业力引发出来这种问题,引发出来这样的问题的。这个「业」,在《俱舍论》上,《俱舍论》第十五卷上有较详细的解释,和这里小小有点不同,大多数是一样的。它说是「由先业所引」,其中包括什么事情呢?就包括譬如说你这个人,你劝人饮酒,你做酒的生意,你卖酒给人家喝,将来这个人就容易得神经病。你卖酒这件事,这个《梵网经菩萨戒》上说到这件事,说到以酒给人这不得了,卖酒是不得了,所以菩萨不可以做这种职业。

  第二件事呢?你给毒药给人家吃,你有意的谋害别人,这也是问题。或者是你故意的恐吓别人,你藏在一个地方,别人从那儿过,你突然间出来恐吓人,将来你也容易得神经病。所以人不应常好取笑于人,不应该做这件事,不应该取笑这件事。尤其是人家静坐的时候,你忽然间大吼,也对别人不好,对静坐的人不好;静坐的人,小小有点声音,他还没得定,但是也有一点功夫了,你若是发出大的声音对他有伤害。因为有时候开门、关门声音太大了,这对静坐的人不好,所以应该爱护静坐的人,你尽量的不要出声音。

  另外一件事呢?就是放火烧这个山林。烧这山林使令山这个草里面的、树林子里面的禽兽不得了,伤害了很多,那么这个人,将来他就容易得神经病。所以「谓由先业所引」。「或由诸界错乱」,这个在明朝的历史上刘伯温,刘伯温是这个明太袓的一个最不得了的参谋长,后来不对劲了,他就是下毒药给刘伯温吃,刘伯温因此而就死掉了,有这个事情。所以这个人,这个明太袓是出过家的,做过出家人,当然我看他是没有学过佛法啊!也就是只知道现在,不管将来,不管后果怎么样,就这样子。就是这个你也就是给毒药给人家吃了,做这种事情。

  「或由诸界错乱」:这个「界」,就是地、水、火、风。这个生理的组织,这个地、水、火、风各部份「错乱」了,它们不合和了、不平衡了。火大多了、地大多了、水大多了,地、水、火、风不平衡了,互相冲突起来;就是火克水,水克火这些事,木克土、金克木。这个中国汉医也是有道理,那就是克的太厉害了,那么「诸界错乱」了,人也就这个脑受不了,就得神经病了。这个「诸界错乱」,在《俱舍论》上有个解释:『由先业所引』,过去做了罪过的业力,而现在得到这样的诸界,得到这样的生理的组织;那么这样的生理组织,他们互相不平衡,于似乎得神经错乱,是这样子的说法。

  「或由惊怖失志」,或有什么恐怖的事情,失掉了正念了,就是失掉了正常的心理,就是得了神精病了。这个「惊怖失志」,这个本论的下文也有解释,或者是鬼神它现出了一种恐怖的形像,我们看见了就惊恐,就得了神精错乱了,也有这么解释。「或由打触末摩」:这个「末摩」,这个就是我们身体里面的肢节,叫做「末摩」。这个《瑜伽师地论》〈遁伦记〉上的翻译,翻个死穴。死亡的死,穴道的穴;或者翻做死节。节:竹节,一节一节的节,死的节。就是这一节,你若是打掉了、碰到,若是打他的话,触到了这一节的话不得了,这个人受不了就会死掉。说我们全身有是有六十四个节,有六十四处,这个节有六十四处;还说有一百二十处的,那这个地力是不可以碰的。若是「打触」了的时候,就会痛得特别厉害,这个人就会神经错乱,有这个说法。

  「或由鬼魅所著」,或者是恶的鬼神。这个「魅」,也是鬼神一类;或者是狐狸,或者是树里面年代久了有这些「魅」,也就是鬼神一类的东西。它来捣乱你,捣乱你,也就你就神经错乱。「而发癫狂」:「癫」,就是「狂」,就是一种特别的一种病。这个鬼神「鬼魅」所著这件事,或有几种原因,或者是因为自已做了错误的事情,做了严重的错误的事情,而这些鬼神怒了,它来搞你,叫「鬼魅所著」。或者我们做些罪过的事情,或者我们做的事情触恼了鬼,触恼了这个鬼,鬼就来报复,所以就有这个事情。

  或者是「打触末摩」,也可能是鬼神搞的;「惊怖失志」,也可能是鬼神来搞你。或者你和鬼神,原来宿世多生以来有过仇恨,有过仇恨,现在来搞你。所以人与人,还是佛大智慧尽量的忍一点,尽量的忍一点;用智慧来处理这个问题,不要用瞋心解决问题,就好一点,所以「或由鬼魅所著,而发癫狂」。有的鬼神,他也是逐渐的来触恼你,不是一下子就令你得神经病,倒不是。是慢慢的搞,这是说「狂」的原因。

  这里说一共是有五样。有「先业所引」是一;「诸界错乱」是二;「惊怖失志」是三;「打触末摩」是四;「鬼魅所著」是第五个。而这件事这个「狂」,也是第六识,而不是前五识,前五识是没有这回事情的。

  癸五、梦

  云何梦?谓由依止性羸劣,或由疲倦过失,或由食所沉重,或由暗相作意思惟,或由休息一切事业,或由串习睡眠,或由他所引发,如由摇扇、或由明咒、或由于药、或由威神,而发昏梦。

  这个由「先业所引」这句话,和前「由依止性羸劣故」,连在一起讲也是可以。这个果报识、异熟识,异熟识由「先业所引」那么这句也可以,是意根错乱了,这话也可以说的过去。「云何梦」,这是第五科。怎么叫做「梦」?

  「谓由依止性羸劣」,也是「由依止性羸劣」所以会作梦。这个「依止性羸劣」作梦,这也应该包括生理的、心理的两部分「羸劣」,所以会有梦。「或由疲倦过失」,「由依止性羸劣」,这是这个「依止性羸劣」,也可能是由业所引「依止羸劣」。或者是你现在这个生活思想行为上,使令「依止性羸劣了」,这是有过去的、有现在的不同的原因,这底下举出了几样。「或由疲倦过失」,就是你动脑用脑用的太过了,或者身体的劳动用力的太过了,使令「疲倦」,而有了梦的事情,睡得不安稳。

  「或由食所沉重」,或者是这是第三样。「食所沉重」,就是你饮食吃太多了,这个胃的容纳太多、太重了,那么也会在生理上起了这样的变化,也会有梦。当然这里边只是简单的这么说,年纪轻、或者是壮年人、或者老年人,也是各式各样的不同;有的人他的脾、胃的消化特别的强,吃多少他都能消化,那可能也不同。但是终究有一个量,过量了也是不行。

  「或由暗相作意思惟」,这个第四个原因会有梦。这个「暗相作意思惟」,这里说梦包括睡觉在内的。这个「暗相作意」,就是不思惟明相,思惟「暗」,暗的形像。其实在「暗相」,就是想要睡,就是这样的意思了。想要睡心就昏昧了,你欢喜这样子,你思惟就是想要这样子,想要睡,那当然也就睡了,也就睡觉了,也做梦了。但是有的人有病想睡还很难的,不容易能睡得着的;那么这里是说这个人有这么多的原因会睡觉。

  「或由休息一切事业」,就是在他的心理上,所有的事情都停下来了,一点也不去思惟什么事情,还没有做!应该怎么安排?完全不想了。那么当然他就睡着了,这是一般人的事情。若是说修行呢?说「休息一切事业」,那他的心,心里头没有一切事,正好明境而住了,这定了,入定了。但这里不是,这是说一般人的境界。

  「或由串习睡眠」:这个「串习」,就是连续不断的睡,那么他成了习惯了,那他就是一直的睡,这也不容易,这还是不容易。我们睡不着的人,唉呀!能睡着觉很欢喜;但是真是睡呢?睡太多也有问题。所以「由串习睡眠」故,所以也有梦。这个睡觉睡得太多了,生理上不需要,不需要,但是习惯了,他也能睡,能睡那么就做梦了,梦很多很多的梦。

  「或由他所引发」,或者由另外的力量,引发你去睡觉,另外的力量。另外的力量是什么呢?或「如由摇扇」,或者别人摇这个扇子,来扇一扇你,你就睡着了,那这也是一种。或者人在你脚上按摩按摩,就睡着了,这是外力。

  「或由明咒」:这个「咒」,这个念咒能令你睡着觉,这是外面的力量。这个「咒」加个「明」是什么意思呢?是这个佛菩萨说咒,就是先放大光明,在光明中演说神咒,所以叫做「明咒」。或者这个佛菩萨的咒,能令你灭除业障、开大智慧,所以叫做「明」。

  「或由于药」,或者是睡不着觉,我想要睡嘛,就吃安眠药也可以睡,或者是其他的药,帮助你睡。「或由威神,而发昏梦」,或者是有威力的神通力;你睡不着觉,另外有威神的人来能令你睡着觉。那么这个是迦旃延尊者,佛在世的时候,这个摩诃迦旃延尊者,他有国王拜他作师父,出家了,出家了发生了一件事,发生了一件苦恼的事。这苦恼的事情受不了,他要还俗去报仇,要去报仇。那么摩诃迦旃延尊者说是怎么劝他也不可以。说这样子,你暂时在这里住一宿,明天再回去,总算同意了。你看这种人,受了,就是受了另外一个国王打他,遍身出血;这个比丘新出家,年纪也不是很大,一个壮年人,他新出家,没有得阿罗汉,那就是愤怒的不得了。那么由于摩诃迦旃延尊叫他住一宿,就是用威神的力量让他睡着觉,就做梦了。我们把这个故事说完它,完全说出来,不要偷工减料。

  他是摩诃迦旃延尊者,这个国王的相貌很庄严,他就问他的大臣,就是『还有比我更庄严的人吗』?大臣里面说,『这佛弟子里面有摩诃迦旃延尊者,他的相貌比你还要好,比你还要美』。唉呀!他听见这句话,他就特别去请这个摩诃迦旃延尊者来,那么摩诃迦旃延尊者就来了,他一看果然是,这个大罗汉,非常的庄严。看上去就是高贵,就生欢喜心了,欢喜心,就问他,说是『为什么大德你这么庄严』?他说:『我前生做出家人,做出家人的时候,在寺院里面做清洁工作,扫地,各地方,清理厨房、清理这庭院、清理佛殿,做清洁工作。所以我今生的相貌特别庄严』。说是你为什么也庄严呢?『前生你是一个小孩子,好像乞丐,还是干什么?我把这些清理完了的垃圾堆在那里,我叫你把它清出去,放在桶里把它拿掉,弃到远远的地方去,你做了这个功德,所以你相貌也是庄严,但是你不如我庄严』。他一听这个还是很欢喜,好!不做国王了,拜摩诃迦延尊者出家,做比丘。出了家以后,当然也是随迦旃延尊者受了戒。

  我们中国佛教现在的情形,剃度的师父是一样,然后戒和尚又是一位,是这样子。印度的原来的佛教,你看律上不是这样,剃度那个人他就是负责给你受沙弥戒、给他受比丘戒,也就是戒和尚。那么这个迦旃延尊者给他受了戒,当然他也给他说这个四念处,他就是用功修行。用功就是在山里面树下坐,修这四念处;修修的,这时候国王来了,来了带了很多的女人,就是各处跑,看这个树上的花也好,这里跑,走走的,看好了。这国王疲倦了,就在那里休息睡着觉了,他这些女人不睡觉,也是各处跑,各处跑,就看见这个比丘,看这年轻的比丘坐在那里静坐,就围着一边请他说法。那么在说法的时候,忽然这国王睡觉醒了,就过来了,一看这比丘很庄严,又是年轻人,这国王也是学过佛法,就问他:『你得阿罗汉果没有』?没有!『你得三果没有』?二果没有?初果没有?没有!『你得四禅八定没有』?没有!你这个凡夫,怎么可以看女人。就是拿这个剑,拿着棒打这个打得遍身出血;而这些女人说他现在没有什么不对嘛!他就是为我们说说佛法,没有什么不对,不要打嘛!这一说他更不高兴,还是更打,打完了这国王就走了。

  他遍身出血回来,就和他的这些同学,和这个师父告假要还俗,他原来是国王嘛,就要发兵要去和这个国王来报仇了。那同学也劝、师父也劝,怎么也不行,最后就是留一宿,留一宿同意了。那么这个时候,这就是摩诃迦旃延尊者的神通力叫他睡着觉,就做梦了。做梦,是做什么梦呢?就回去了,他回到自已的国土里面,就把权力拿过来了调动军队到了敌国去,和这国王作战,作战就打败战了。被国王抓起来了,抓起来,就是放在一个高杆上要射箭,要杀他的时候,他这个时候,正在这时候,受苦恼的时候,摩诃迦旃延尊者从旁边走过去。哎呀!师父啊!救命!是这样子。这个时候,这个摩诃迦旃延尊者,从手指头放光,放光,他就醒了。其实他也根本没有睡觉,他还是照旧叫救命,这时候迦旃延尊者又是用神力警觉他,他算是醒过来了,是明白了。是作梦,并没有回到家去,回到国家去伐兵作战,没有。但是这个心的恨,还是不能完,那么这时候,迦旃延尊者就开示他,人生如梦,不是真的。但是你做这个梦是真实的,你若回去就是这样子,所以不要回去了。这么一讲,总算是停下来了。

  所以这上面说「或由威神」能使你做梦。尤其是我们出家人,连在家居士也在内,你若用功修行,常常有佛菩萨的威神而有梦,常常这样子。佛菩萨威神在做梦里面常会为你说法,说法当然有的时候,也可能像经论上这样说法;有时候不是的,不是这样,不是这样说法的,那就会有。我给你说个我的梦。唉呀!这个梦我感觉很有意思。就是我有一次出去看房子要买地,看房子。很对不住!我们应该说正法,说我的梦?(但是这个梦有点意思。)看房子!看了房子,我感觉满意就想买,想买。然后就到时候就休息了,休息了就做个梦,做梦就看见我欢喜要买那个地方,出现一件事,出现什么事呢?就像报纸上就是投这个原子弹,发出那个菌状的云,就出现这个境界,做这个梦。做梦我就醒了,哦!这梦的意思里头说不可以买。

  然后我又睡了,睡了又做个梦。做梦说是夜间,没有月光;我这个门没有关,门没有关,我就醒了。我感觉这个梦非常好。这个夜间,就是无明长夜,名之为夜间。不是说是白天、黑天的夜间,不是的。就是我们在凡夫没有断烦恼的时候,就是无明大夜。不关门是什么意思?夜间是贼活动的时候,你要关门,要关上门才可以;但是你不关门,就容易有贼来了。若在无明长夜的时候,我们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就是个门,你不关这个门,这个贼容易来,贼容易来,所以要关门;所以这等于是在说法,佛菩萨在为我说法啊!第二,这表示你妙境在无明长夜里生活,没有太阳的光明,你不知道那里是好?那里是坏?所以你要出去买地方,可要小心一点,我做这个梦。所以这我就发觉这是佛菩萨的威神,佛菩萨的慈悲也就是给我一个梦。所以「或由威神,而发昏梦」,所以我说这个梦是这样意思。那各位用功修行的时候,你要注意你的梦,注意你的梦的,你的梦会告诉你消息,告诉你这个修行有功德了,他可能在梦里面赞叹你;但是那个赞叹不是一般的,这个很明显的这个赞叹,就是你要去思惟一下的;也可能呵斥你,你有犯什么错误了,他在那个梦那个地方,来呵斥你一下,呵斥你几句。或者你什么不对,告诉你怎么样,各式各样的情形的,就是你自已才知道,别人不知道的。

  所以「或由威神,而发昏梦」是这样子。当然也有的人并不是什么修行人,但是也会有一些这个好的梦,那也是威神所致。威神所致呢?就是你的好朋友,或者是做了天了,或者是做了神了,你这个好朋友和你有感情,他还是关心你,到时候看见你有事情的时候给你个梦,这是真实是这样子,人是这样子。你像这个,你和那一个鬼神有仇恨,他也关心你,一看你要走运气,他就不高兴了,他就来搞你一下;和你有感情的也是一样,众生世界是这样子。所以我们做梦,由自已的生理上有问题会作梦,有的是你的善知识,或者你的恶知识使令你有梦,是这么回事。


发表评论:

«   2019年9月   »
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
控制面板
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  查看权限
网站分类
搜索
最新留言
    文章归档
    网站收藏
      友情链接
      • RainbowSoft Studio Z-Blog
      •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聚合

      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2 Zero

      《瑜伽师地论》(梵文:yogācāra-bhūmi-āstra),一百卷,弥勒菩萨说,唐玄奘译,又称《瑜伽论》、《十七地论》,为印度佛教瑜伽行唯识学派及中国法相宗的根本论书,亦是玄奘西行取经法之最大原因。瑜伽师地,意即瑜伽师修行所要经历的境界(十七地),故亦称《十七地论》。相传为弥勒菩萨口述,无著记录。为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和中国法相宗的根本论书。汉传佛教以此经为弥勒所造慈氏五经之一,藏传佛教传统上认定此论的作者为无著。